第一次用AI写小说就获奖了,他们的创作秘籍大公开 | AI玩家对话

0 / 926

444466d74461436eb6ccd31dde09cc6f.jpeg

作者 | 月山橘

编辑 | 张洁

校对 | 卷毛

上个月,GenWorld联合Hugging Face、真格基金等举办了首届“中文AI微小说大赛”。

参赛选手必须使用LLM (大语言模型)来创作小说,并提交具体的交互截图、聊天记录外链等材料,以证明作品是由LLM生成。

而且为了保证公平性,比赛还​严禁对AI生成的作品进行任何人工润色和加工​。

从小说的主题构思、情节设计到文字表述,所有环节都要由AI完成,这不仅考验AI的算法和模型能力,更考验人类对AI的驾驭和掌控。

来自主办方GenWorld的宋俊霆告诉“头号AI玩家”:“我们评审下来发现,​ 作品的好坏基本上跟Prompt的质量高低是直接挂钩的。好的作品,一般在交互上也体现出了细致清晰的思维。​”

在综合了作品的独特性、创新性、应用AI的能力、文笔表达和情感共鸣等因素后,大赛最终评选出6篇优胜作品,并公开了获奖选手的Prompt记录。

我们跟其中3位获奖选手聊了聊,虽然他们的作品和Prompt技巧各有千秋,但有一个共同点,他们都不是专业的小说创作者。

一等奖《将军百战死》的作者“麦兜不是猪”(以下简称“麦兜”)是一位​游戏策划​,二等奖《回环》的作者“易木里”是一位​翻译​,三等奖《我是E&M》的作者Elfe则是一位​在老师和程序员之间反复横跳的斜杠中年​。

在与三位选手的对话中,我们主要探讨了以下几个话题:

在用AI进行微小说创作时,如何准确表达自身需求,引导AI产出理想内容?

有什么具体实用的Prompt方法论分享?

人类究竟应该在人机共创过程中扮演怎样的角色?

如何看待AIGC引发的版权和伦理道德争议?

AI能否取代人类创作者?

一场人机联合写作实验

《将军百战死》

作者 / 麦兜不是猪

由于国王连续多月受到梦中魔物的干扰,脸色憔悴,忧心忡忡。

为此,他召见国中最勇敢的将军,商议对策。

“将军,我该如何摆脱梦中魔物?”国王焦虑地询问。

将军和国王从小一起长大,屡立功勋,曾多次征战四方,曾经99次战胜了妖魔鬼怪,把妖魔鬼怪都驱赶到了黑暗森林。

将军战功赫赫,被平民称为伏魔神将。所有民众都对将军青睐有加,将军的威名恐要超越了国王。

“陛下,无论是何种魔障在您梦中作祟,我都将把它们消灭。”将军毫不犹豫地回答道。

“伏魔神将,我请你帮我完成夙愿。”国王的命令坚定,但语气中有一丝懊悔和担忧。

这位将军坚定地说道:“为了国王和王国,我毫不退缩,勇往直前。

将军来到了黑暗森林,竟然偶遇之前被流放的老国师。

老国师在老国王时期,为救民于水火,国师不顾老国王劝阻打开了上古封印,解除魔物的束缚,导致妖魔横行。但也带来了一种可以不断生产粮食的魔种。魔种会生产粮食,但也会让少数动植物变异成为妖魔。

直到在将军所在家族的努力下,组建了一支很强大的降妖军队,经历了与妖魔的无数次大战之后,把妖魔击退进了黑暗森林,让妖魔不敢再出现在国家里。

老国师说,黑暗森林现在哪还有什么魔物,魔物只存在于国王的梦中。

将军向老国师寻求帮助,国师告诉他,上古有一种封印术,可以将将死之人的灵魂封印到某个人的梦中。

“但你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,梦境中的危险可能比你想象的还要严……”

还没等老国师说完,将军拔剑刎颈,跳进封印之中。

我愿意为王守护一生。

将军感觉自己的身影消散,被光环绕,转眼间就来到了国王的宫殿。

将军才意识到,原来自己仍然进入了国王的梦境中。

国王的梦境充满了黑暗和恐惧。将军面对冬种噩梦中的怪物和恶魔,奋力战斗。

将军用剑斩断了恶龙的利爪,用盾牌抵挡了女妖的诱惑,用智慧和勇气击败了瓶中妖怪和狮身人面兽。

将军的勇气和决心在梦境中闪耀,奋不顾身,为了国王和王国的安宁,与梦中的妖魔展开惊心动魄的战斗。

将军奋勇杀敌,最终来到了国王梦境的房间。

在那里,将军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镜子。

国王站在镜子前,面容憔悴。

“王,那骚扰您的梦魇何在?”将军恭敬地问道。

国王默不作声,指向镜面。

将军走近镜子,却看到了自己的倒影。

“王。”

将军单膝跪地,“如果我是你梦中魇,那我已经无法在现实中困扰你。”

“我知道,我的将军。”

国王的声音充满了悲伤。

他看着镜子里的将军。

轻轻摘下头盔,长发披散,将军的面容温柔而坚毅。

那一刻,国王似乎触及了某种情感的边缘,他不知道自己做的对还是不对。

一滴眼泪从国王的眼角滑过。

“我们以后都会在梦中相见的对吗?”

国王的声音带着渴望,却又充满了无奈。

在调教AI的方法中,比较常见的一种是通过赋予AI不同的角色/身份,让它代入,然后输入具体的指令要求,使其回答更准确,更符合我们的需求。实践发现,让模型扮演某个领域的专家,的确能提高模型表现。

具体到创作微小说的场景而言,麦兜一上来就开门见山,让ChatGPT扮演一位小说作家,并将详细的指令和需求融入进角色描述中,比如“2000字以内”“反转小说”“文字短小精悍”“生动的语言”等。

不过,后续的小说名称、故事背景和情节,主要源自麦兜自己,他几乎是把草稿直接喂给了ChatGPT,让ChatGPT进一步拓展和加工,使内容更丰满和引人入胜。

为了达到出人意料的反转效果,麦兜不想读者一开始就知道将军是女性,但ChatGPT却多次使用“她”来指代将军。

在这个问题上,麦兜和ChatGPT来回Battle了不下10个回合。ChatGPT嘴上说着“完全明白”,实际一点没get到问题所在。

Round 1

Round 2

Round 3

Round 4

Round 5

……

​交互轮次多了,AI就记不住,生成的东西就不能用。所以我的方法是整理了一套Prompt,不断地新建对话,不断地去生成内容,直到生成我满意的一版为止。​没找到好的技巧,就是多试。”麦兜说。

他前前后后用讯飞星火、文心一言、ChatGPT生成了大概50篇小说,最后选了一篇读起来最舒服的作为参赛作品。

而之所以在小说主题和情节构思上占据绝对主导,麦兜解释道:“《将军之死》是我在初中写过的一篇作文,灵感来源于岳飞的精忠报国。讲的是一个将军在沙场上战功赫赫,却不被皇帝所信任,最终在一次战役中刎颈自尽了。当时的老师没有给我打分,她觉得这篇作文不像是一个初中生写的。所以就想借这次机会,释怀心中的意难平。”

这次获奖唤醒了麦兜的文学梦,在他看来,写作的快乐来自人类本身的思考和创作,这是AI无法替代的。

《回环》

作者 / 易木里

地铁摇晃,亨利亚尔揉着酸痛的眼睛,盯着手机里的邮件和日程。

又是在公司加班到通宵,亨利亚尔已经连续一个月没有正常作息了。他匆忙赶回家洗漱换衣服,现在又挤上了早高峰的地铁,赶回公司。

穿着皱巴巴的衬衫,靠咖啡因勉强支撑着疲备的身躯和大脑,地铁上拥挤的人群让他更加神经紧绷,一个不注意就被人撞到。早高峰的地铁里,所有人都面目模糊,亨利亚尔感觉自己就像一尾匿名的小鱼,被困在浑浊的河流里。

当一个背包重重地撞在亨利亚尔身上时,他再也忍不住,竖起了中指。

就在这时,地铁突然一个急刹,亨利亚尔连忙抓住扶手稳住身形。抬头一看,所有的人都静止不动了,就像全世界按下了暂停键。“这是怎么回事?!”亨利亚尔脱口而出。

他惊恐地张望四周,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动作,像被冻结在各种奇怪的姿势里。车厢里鸦雀无声嘈杂的人声戛然而止,就连电子显示屏上的数字也停滞了。这突如其来的寂静让享利亚尔汗毛直竖。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亨利亚尔自言自语道,一边小心翼翼地走过那些静止的人群,向车门拥去。就在这时,一个穿黑衣的男子突然从车门口冒了出来,动作敏捷地抓住亨利亚尔的手腕:“跟我走,你陷入危险了!”

亨利亚尔惊呆了,拼命甩开那人的手:“你是谁?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?”那人神秘地回答:“我是来帮你的。你必须跟我走,这里已经被黑暗力场控制了。”

亨利亚尔疑惑不解:“黑暗力场是什么?你到底在说什么啊?”“就是控制时间的黑暗力量,它正在侵蚀人们的时间感知能力,你已经陷入其中脱离不出了。只有跟我走,才能逃离这个环形时间陷阱。”那人环视四周,小声说。

亨利亚尔还想问个清楚,但黑衣人已经不容分说地拉着他向车门奔去。

两人从地铁钻出,来到了一个空无一人、死寂的陌生车站。这里令人窒息。

黑衣人带着亨利亚尔来到一面墙前,墙上显示着一个奇怪的倒计时器,红色的数字在不停跳动。

“这就是控制时间的程序,它造成了你被困在环形时间里。”黑衣人说。

亨利亚尔震惊地问: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我会被困在这里?”

黑衣人沉吟着说:“因为你触发了程序案乱的条件......每当你生气中指时,就会启动一次时间回环。”

“什么?!”享利亚尔难以置信。“我们必须在计时结束前,输入终止代码,才能打破这个循环。”黑衣人说着,快速操作起了键盘。

“嘀一一嘀一一”计时器跳到了00:00!黑衣人还没来得及输入终止代码。

一片黑暗。亨利亚尔发现自己回到了拥挤的地铁车厢,刚才的一切就像做了一个荒诞的梦。他揉着酸痛的眼睛,手机里依然是没完没了的邮件和日程。

地铁就要到站了,亨利亚尔深吸一口气,整理了一下衣着和情绪,迈向车门。车门打开,在拥挤的人群中,有人踩了他脚。他忍不住抬起了手。

相比于麦兜较为简单、开放的交互,易木里运用​结构化Prompt​,以更加清晰、明确的指令,更大限度地确保了AI生成内容的可控性。

结构化提示词借鉴了编程语言方式,以一定的语法结构或形式来表达指令或请求,以提供清晰、明确的信息指导AI执行特定任务,减少歧义和误解。

以易木里与Claude的交互为例,她先是将Claude设定为一名有着二十年从业经验的科幻小说家,擅长人物塑造、细节描写、环境描写、情节构思,写作风格是爱伦坡式的。然后依次对Background(背景)、Goals(目标)、Constraints(限制/规则)、Skills(技能)进行了详细说明。

Claude按照要求生成了小说开端,但存在时空错乱、不合逻辑的情节和不恰当的表达,为了便于记录迭代版本,易木里在提出修改意见后,要求Claude将输出的内容命名为“开端v1”。

每修改一次,易木里都会要求Claude迭代一次版本号,足足修改了六次,总算是得到了一个相对满意的小说开头。

接下来对开头进行续写,易木里再次运用结构化Prompt,在原先的基础上修改版本号为2.0,让Claude在“开端v6”的基础上续写故事,并对续写字数、故事风格、结构、需包含的元素等进行了重新限定。

针对Claude续写的第一版正文,易木里在提出对应的修改意见后,要求Claude将输出结果命名为“初稿v1”,此后每修改一次就迭代一次版本号。

但并非每次修改都比上一个版本更让人满意,改来改去还是觉得第一版好,莫名有一种做甲方的快感。

经过多轮博弈,第6版初稿最终进入了决胜圈,在此基础上修改的结果被命名为“终稿v1”。

综合易木里的交互记录,“头号AI玩家”整理了一份结构化提示词的详细公式:

结构化Prompt公式

(可直接复制填写)

Role(角色)

Profile(角色描述)

· Author(作者)

· Version(版本)

· Language(语言)

· Description(描述)

Background(背景)

Goals(目标)

Constrains(约束条件)

Rules(规则)

Skills(技能)

Example(参考示例)

Workflows(工作流程)

· Step 1

· Step 2

· Step 3

Initialization(冷启动对话)

作为,根据,严格遵守,运用,使用,完成

一级标题如Role、Profile、Background等是属性词,是对模块下内容的总结和提示,用于标识语义结构。

Role(角色)可以确保定向唤醒模型的角色扮演能力,通过设定AI的角色/身份,使其在特定场景和任务中的表现更专业,也可以用Master(大师)、Expert(专家)等提示词替代。

而Constraints和Rules,则规定了模型在交互过程中必须遵守的原则、规则或操作流程。比如可以在Constraints下添加“不得出现政治敏感、种族歧视、性别歧视、脏话等内容”。

Skills指的是角色必须具备的能力、知识或技巧,这些技能用于执行角色在交互中的任务和职责。

Examples可以在需要时设置,即少样本提示。

你也可以通过添加“# <> - []”等符号,区别标识一级标题、二级标题等,控制内容层级结构。

总的来说,在模型能力允许的情况下,结构化Prompt的确可以提高模型性能。

关于《回环》的灵感来源,易木里表示:“去年,有一次在通勤的地铁上,我想到了亨利亚尔这个人物形象。但开脑洞进行虚构写作,对我来说有点难度,所以这个点子就一直搁置了。看到这次比赛,我就想或许可以让AI帮我试一试。”

《我是E&M》

作者 / Elfe

我是一只无名猫。流浪时没有名字,遇到艾拉,她在书店给我安了一个窝,我也还是没有名字。艾拉说:名字意味着占有和束缚。

书籍在书架上整整齐齐排列着,空气中充满了纸张的特殊气息。从我占据的高处书架上,我常常看见艾拉,她坐在柜台后面,眼中露出的柔光沉浸在伍尔芙的文字中。我喜欢这样的时刻,这是我们的时刻,我知道她在找寻着同样的东西。

留言墙上的便签越来越多,五彩斑斓的它们就像彩色的鱼儿在墙上游动。书店的客人们总通过便签进行无声的交流。每次我悄悄地爬到柜台的角落,然后突然跳到她的膝盖上,她都会轻轻摸摸我的头。

那天,马克又走了进来。他的鞋子总是那么干净,每次他来,我都会忍不住和他的鞋子玩耍一下。如果他带小鱼干来就好了。我缓缓走到艾拉的脚边,希望用各种小动作唤起她的注意:摇了摇尾巴,挤了挠她的鞋,还尝试性地朝马克“咪”了一眼。但艾拉沉浸在整理书籍的工作中,完全没注意到我或马克。

从柜台的角落,我静静地观察马克。他总是偷偷瞟向艾拉的方向。他手里拿着的书,只不过是为了掩饰,因为他真正关注的,显然是柜台后的艾拉。我想:“这个马克,他好像真的很喜欢艾拉。”

每次艾拉整理书架都会把那些描述幸福家庭的书放到最顶端,她几平从不翻看。我知道原因:她成长在一个单亲家庭,小时候家中的争吵使得她更喜欢独自一人。

尽管我在书店里有一个温暖的小窝,但外面的阳光真自由。回到书店时,我恰好看到马克深情地看着艾拉,但艾拉决绝地回了一个“不”。看得出来,马克真的很喜欢艾拉。真希望艾拉能给马克一个机会。我窜到他们之间,做出可爱的动作,试图为这场尴尬带来些许的轻松气氛。艾拉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头:我可以看到她眼中的疑虑与纠结。

随后的这些天,每当店门响起,艾拉都会期待地抬起头。那一刹那,她的眼中总带有一丝盼望。但很快,她又会失望地低下头,仿佛害怕再次面对心里的期待。我常常看到艾拉站在那些旧便签前,目光沉默而持久。我蜷缩在角落,心想:“她在想他。我真的希望他们可以在一起。”

一周后的清晨,我坐在窗边,盯着繁忙的大街,决定去找马克。街道上车辆飞驰而过。我急于寻找马克,不小心被一辆自行车撞了。

我忍着疼痛坚持走到马克每天的公交站,静待他的到来。大约一个小时后,他如期而至。

我发出哀鸣,他立刻注意到我并急忙抱起:“嘿,艾拉的宝贝,你怎么受伤了?”他带我去了宠物医院。“艾拉的宝贝”,我心里默念,“连艾拉都没这么称呼过我呢……”

接下来三天,马克像守护天使,给我喜欢的食物,陪我,安慰我。我深感他的温柔,心中想:“马克真的很好,他对我这么好,对艾拉应该也一样。我希望他们能在一起。”

出院那天,我看到马克与护士交谈,护士随后拨打电话。不久,艾拉匆匆进入医院。看到我,她的眼中闪过失而复得的欣喜,让我深感自己归属于她。她向马克道谢后犹豫了下,欲言又止。

在心中,我深深地祈愿:“艾拉,给你们之间的感情一个机会吧。”

终于回家了。一踏进书店,我感受到家的温暖。躺在小床上,我被留言墙上的新便签吸引。那是艾拉熟悉的字迹:“只要她不去想任何人,她就完全自由。”紧接着是另一种颜色的文字,看起来是后来补充的:“但是,我无法不去想。”

从柜台后面传来了低声的细语。虽然听不清他们说什么,但那种紧张而又兴奋的气氛,我感受得十分清晰。直觉告诉我,他们之间的关系正经历着微妙的变化。

“我想给它取个名字了。”我听到艾拉的声音。

第二天,马克带着一块闪闪发光的铭牌走进店里。我看到铭牌上有E&M的字样。“成了!”我内心欢呼雀跃。

马克递给我一个小鱼干,滋味好极了。我飞快吃完,跳出窗户,向公园方向奔去,留下艾拉和马克在书店里继续他们的时光。

作为一名小说创作的门外汉,在正式开工前,Elfe用一天时间读完了3本关于“如何写小说”的书,包括《安兰德的小说写作课》、雪花写作法等。一些长篇累牍的内容就扔给Claude,让它帮忙总结,提取关键信息。

她从中得到了两条重要启示:

  1. 小说的主题很重要。判断一部小说的美学价值,只需要了解作者的主题是什么、主题展开得如何。
  2. 要能够具体地表达抽象概念,不是用漂浮不定的空泛的词,而要用具体的例子、描述、行动。

再加上故事吸引人需要起承转合这个常识,Elfe靠着这一点皮毛知识,将与创作任务拆解为4个部分:​确定主题、构思情节、丰富细化、串联成文​。

在有几百人的大赛报名群里,Elfe看到大家用AI创作科幻小说的兴致颇高。为了脱颖而出,以及不那么像AI写的,Elfe确定了作品的首要目标:不写科幻,用非常规视角。她灵光一现,想到了夏目漱石的《我是猫》,决定以猫为第一人称写一篇爱情小说。

至于具体写什么就要和AI讨论了。Elfe形容,“​**和AI交互的过程就像是在煲汤。AI百宝箱般地不断抛出新的调味料,我这个厨师只需要挑挑拣拣把中意的调料加到汤里面。**​”

在与ChatGPT交互的过程中,Elfe循循善诱,不断追问。

感觉“孤独与寂寞”的象征意义不错,继续追问——

高级感一下子上来了。《蒂凡尼的早餐》是Elfe很多年前看过的小说,具体写的什么已经忘了,问问AI。

有了AI这一番介绍后,主题基本就明确了。于是,Elfe告诉ChatGPT“想写一篇关于孤独、独立和归属感主题的微小说”,让它设计一些服务于这个主题的角色。

结果ChatGPT给出的都是些职业光鲜、成功的角色,似乎想传递“真正的强者都是孤独的”,俗套且不太容易引发情感共鸣。于是Elfe让ChatGPT创作一些不那么成功的小人物。

最终Elfe选中了艾拉这个角色,又让ChatGPT想象一下她的家庭背景、文化教育背景、她成为书店店员的原因等等,并引入一个关注她的角色。

主角有了,再来设计故事线。

最终完成的大纲是这样的:

在对大纲进行丰富细化的过程中,Elfe用了一个重要技巧:让AI以表格的形式输出细节描述。

Elfe认为这样做的好处有三个:

一是​打破AI原本的叙事习惯,避免陈词滥调​。作为一个根据概率预测下一个字的模型,如果直接让AI输出整段文字,很容易产出陈词滥调。

二是​便于局部调整​。按照编号,指哪改哪,别的内容都能够稳定保持不变。

三是​防止精简后丢失细节​。之前整段输出时文字太长,让缩减则减到丢光细节只有笼统介绍。

据Elfe透露,在看到大赛报名信息时,她正在研究AI Agents,用AI写小说正好可以作为一个Case Study,帮助她梳理和感受不同Prompt之间的协作流程。写小说本身不是目的,研究AI Agents的Flow才是目的。

对于在人机共创过程中,人类究竟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,Elfe认为,​不能指望AI直接魔法般生成精彩的作品,也不应该高看人类自己、只让AI打杂。​AI有广博的知识面、丰富的脑洞,对细节能不知疲倦地保持关注。这些特性保证了AI能为小说创作提供丰富、优质的素材。

“要有多轮对话、和AI进行探讨的意识。对话的过程中,关于小说的点子会渐渐明晰。这样写出来的小说,比直接一条命令让AI写的要丰满充实许多。”Elfe说。

从模仿到创新,人类与AI共生的文学世界

通过拆解获奖选手们的Prompt,我们可以看到AI在创作中的应用不仅体现在内容生成上,还体现在情感表达、艺术审美等方面。

​从模仿到创新的转变,既依赖于AI技术的不断进步,也离不开人类作家的精心引导和雕琢。​在模仿阶段,AI主要通过学习大量的文学作品来提升其理解和表达能力。而在创新阶段,AI开始尝试独立创作,将人类的情感、价值观和想象融入到作品中。

对于Elfe而言,AI就像是一个导师般的存在。她表示:“我本身是一个好奇心超级旺盛的人,以前要正儿八经学一点东西还是挺费事儿的。现在基本上就靠和AI深度对话,它可以帮助我以极低的成本去探索各个领域的知识。”

尽管AI在创作小说方面具有诸多优势,但仍存在一些局限性。

由于​AI缺乏真正的情感体验和价值判断​,所以AI创作的小说往往过于客观,​缺乏主观情感和深度、个性化的见解,难以与读者形成情感共鸣​。

AI对语境的理解力也较为有限,​难以把握细微的语言和非语言暗示​。这使得AI创作的小说在某些情况下难以准确地传达作者的意图。

不过,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,人类与AI之间的共生关系不断深化,我们有望看到更加精细化的AI作品。人类作家与AI无缝合作,发挥独特的想象力和创造力,共同完成更加复杂且富有创意的作品,或许就在不远的未来。

就像席勒诗剧《唐·卡洛斯》第一幕完结时的那句话:“我现在再也无所畏惧,我们手挽着手,去挑战我的世纪。”